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设立治理 > 公司治理

公司决议风险报告

 
时间:2016-08-13 23:52:07  来源:法天使  作者:孔淑红、薛强
 
摘要:万科集团作为全球最大的住宅产品开发商,王石先生作为激励了一代企业家和无数创业者的最具情怀的理想主义商人,他们的命运与法律意义上一个代表绝对多数的“2/3”和一个是否应该计入分母的数字“1”纠缠在了一起。那么,对万科股权争夺起到重要作用的董事会决议中的“1”和“2/3”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董事会决议和股东会决议所引发的公司决议纠纷,向来是司法实践中出场率颇高且形式灵活多变的、既令人头疼又不得不经常面对的客观现实。

有鉴于此,本文旨在尽量全面的展现公司决议纠纷的相关问题,希望可以帮助更多的企业

一、选题背景

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是公司的最高权力机构,依法行使关乎一个公司的经营方针、战略决策、合并分立、清算解散等重要职权。董事会作为最高执行机构,直接行使对公司各项重要经营的管理职责。股东会决议和董事会决议是上述两大机构依法行使其各自职权的唯一途径。

出于依法保护公司、股东、债权人合法权益的目的,《公司法》和公司章程都对股东会决议、董事会决议的有效形成在实体和程序层面作出一系列规定。因此,股东会决议和董事会决议的效力需要根据《公司法》和公司章程的相关规定进行依法判断。实践当中,往往因为股东之间、董事之间、股东与董事之间发生纠纷或存在矛盾而导致股东会决议、董事会决议客观上的难以形成或者形成之后面临无效或者被撤销的风险。

仔细分析其他“与公司有关的”的各类纠纷的形成原因与上文介绍的股东会决议、董事会决议的应有作用,我们不难发现:股东会决议和董事会决议的高效和有效形成,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有关纠纷的发生。至少,善于借力股东会决议或者董事会决议依法维护自身权益,可以提高在股权转让纠纷、股东知情权纠纷、股东资格确认纠纷等类案件里的胜诉率。基于此,懂得如何形成有效的公司决议、熟悉公司决议纠纷中的常见问题,可以在源头上减少诸多“与公司有关的”纠纷的发生。

二、公司决议纠纷

依据2011年修订后的《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与公司有关的纠纷中,公司决议纠纷包括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和公司决议撤销纠纷两个具体的案由。其中,因公司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决议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而引发的纠纷,适用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案由;因公司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的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法规或者公司章程的规定,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而提起的诉讼,适用公司决议撤销纠纷案由。

本文通过对无讼案例近三年来400多个案例的整理,提炼和总结了公司决议纠纷的常见问题和法院裁判观点。体例上,本文在三、四部分先后分别围绕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公司决议撤销纠纷展开论述,在第五部分对常见问题和风险进行归纳总结。

三、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

3.1 决议确认纠纷数据分析

根据无讼案例搜索,截至2016年6月30日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案件总计1347件。其中,2013年、2014年、2015年三个完整年度,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案件的数量为分别为119件、397件、425件,2016年上半年数据量已达105件,呈持续上升趋势。按照审理程序划分,一审、二审、再审的数据分别为683件、465件、95件,关于决议效力的纠纷案件上诉率超过三分之二。按照地域统计,23个省、4个直辖市、4个自治区均有判例。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四地的案件均在100件以上,说明了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的多少与经济发达呈正比例关系。

3.2 相关法规整理

3.2.1《公司法》对股东(大)会、董事会职权规定

序号

条款

关注点

内 容

备 注

1

37条

股东会职权

(一)决定公司的经营方针和投资计划;(二)选举和更换非由职工代表担任的董事、监事,决定有关董事、监事的报酬事项;(三)审议批准董事会的报告;(四)审议批准监事会或者监事的报告;(五)审议批准公司的年度财务预算方案、决算方案;(六)审议批准公司的利润分配方案和弥补亏损方案;(七)对公司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作出决议;(八)对发行公司债券作出决议;(九)对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清算或者变更公司形式作出决议;(十)修改公司章程;(十一)公司章程规定的其他职权。

对前款所列事项股东以书面形式一致表示同意的,可以不召开股东会会议,直接作出决定,并由全体股东在决定文件上签名、盖章。

有限公司

2

46条

董事会职权

(一)召集股东会会议,并向股东会报告工作;(二)执行股东会的决议;(三)决定公司的经营计划和投资方案;(四)制订公司的年度财务预算方案、决算方案;(五)制订公司的利润分配方案和弥补亏损方案;(六)制订公司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以及发行公司债券的方案;(七)制订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的方案;(八)决定公司内部管理机构的设置;(九)决定聘任或者解聘公司经理及其报酬事项,并根据经理的提名决定聘任或者解聘公司副经理、财务负责人及其报酬事项;(十)制定公司的基本管理制度;(十一)公司章程规定的其他职权。

董事会越权作出的决议决议无效

3

99条

股东大会职权

本法第三十七条第一款关于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会职权的规定,适用于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大会。

4

108条

董事会职权

本法第四十六条关于有限责任公司董事会职权的规定,适用于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

股份有限公司

5

22条

公司决议确认无效的法律依据

公司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决议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无效。

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股东可以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

股东依照前款规定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可以应公司的请求,要求股东提供相应担保。
公司根据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已办理变更登记的,人民法院宣告该决议无效或者撤销该决议后,公司应当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撤销变更登记。

公司决议确认无效的原则性法律依据

3.2.2 《合同法》第五十二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

(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

(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

(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3.3 常见的股东会决议无效事由

3.3.1 无权处分股权的股东会决议无效

股东会作出的转让未参会股东股权的决议,持有转让股权的股东本人并未表示同意股权转让的,该被伪造签名的股东可以主张确认股东会决议无效。这主要是出于考虑股东会干涉了股东以真实意思表示对表决事项发表意见的权利,侵害了股东的股东权益,属于违反法律规定的侵权行为。股东会决议中涉及的部分股东签名均被他人冒用,且未得到股东追认,内容不是其真实意思表示,该股东会决议无效。

参考案例:

基点认知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与王曙光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15)三中民(商)终字第01832号】、国治荒漠开发投资有限公司与郭占有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2014)二中民终字第06770号】、王保海与北京市豫顺河蔬菜种植基地有限公司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15)三中民终字第00378号】

3.3.2违法修改公司章程条款的股东会决议无效

《公司法》赋予有限责任公司章程条款更大的自由规定空间,但这并不意味着公司章程可以随意规定。如果公司股东会决议对章程条款的修改违反了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股东会决议无效。比如修改公司章程限制股东会选举权等股东权利、违反股东优先认缴公司新增资本的规定、违反章程修改需要2/3以上表决权的规定等,作出上述相关内容的股东会决议均为无效。

参考案例:

胡正、吴霜与上海连炬电子有限公司、俞雷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5)沪二中民四(商)终字第1187号】、上海鼎业商贸有限公司与何丽琴、罗伟琴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4)沪二中民四(商)终字第976号】

3.3.3违法向股东分配利润、福利的股东会决议无效

股东享有的合法资产收益是公司红利。《公司法》第四条规定,公司股东依法享有资产收益、参与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等权利。具体到资产收益,即是在公司存续期间,股东按照实缴出资比例分取的公司红利。而用于分红的利润,则是公司存续期间所有者资产权益中唯一脱离于公司经营资产之外、归于股东个人的财产权益。

现实生活中,公司以补助、医疗补贴或发放实物等多种形式,通过股东会决议程序,将公司财产私分给股东的情形,常常存在于经过企业改制、股东人数较少的公司内。无论上述何种形式,均是为股东谋取利益,变相分配公司利益的行为,该行为贬损了公司的资产,使得公司资产不正当流失,侵害了公司职工的财产权益,损害了公司债权人的利益,也可能损害了部分股东的利益。此种情形的股东会决议违反了公司法的强制性规定,应为无效。

参考案例:

谢安、刘家祥与安徽兴达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案【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4)合民二终字第00036号】、谭讯与刘涛、马伟、汤永贵、东莞市弘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谭喜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案【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3)东中法民二终字第1171号】

3.3.4超越股东会法定职权的股东会决议无效

股东(大)会超越其法定职权所形成的决议无效。比如股东会决议免收控股股东对公司的欠款,则超越了股东会职权,在未经全体股东一致同意的情况下,损害了公司的利益,也损害了公司债权人的利益,违反了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股东会决议无效。再比如,股东会决议先给股东预设竞业禁止义务,再预设违背这项“非法”义务的赔偿金强加给股东, 均是违法的,受到该决议侵害的小股东有权主张决议内容无效,不受决议的约束。

参考案例:

沈寒松、羊永新、江建兴与贵州熏酒有限公司、胡秋云、胡佳杰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案【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5)黔高民商终字第1号】

3.3.5滥用资本多数决原则的股东会决议无效

股东会中资本多数决为原则,其合理性在于根据不同的议案形成多数派意见的决议。但如果多数派股东行使表决权时,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或多数股东信任义务原则,形成侵害少数派股东、公司或第三人利益的决议,其所作决议为滥用资本多数决的决议。滥用资本多数决的决议,因违反禁止权利滥用和诚实信用原则,属于违反强行法规定的行为,应认定决议无效。

从实务来看,利用资本多数决确认股东会决议无效,比如要求某类股东撤回部分出资,减少其持股比例;或者擅自增资,损害小股东的利益;或者违反同股同权原则。当然,滥用资本多数决原则具有极强的包容性,可以作为股东会决议无效类的兜底条款。

参考案例:

展亚轮与上海慕赫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2015)沪二中民四(商)终字第178号】

3.3.6 除名股东的股东会决议,虽可不征求被除名股东的意思,但该决议的有效以该股东未出资和抽逃全部出资为前提,且应当给予该除名股东必要的补正机会。

3.3.6.1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

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金部出资,经公司催告缴纳或者返还,其在合理期间内仍未缴纳或者返还出资,公司以股东会决议解除该股东的股东资格,该股东请求确认该解除行为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首先,解除股东资格这种严厉的措施只应用于严重违反出资义务的情形,即未出资和抽逃全部出资,未完全履行出资义务和抽逃部分出资不应包括在内。其次,公司对未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全部出资的股东除名前,应给该股东补正的机会,即应当催告该股东在合理期间内缴纳或者返还出资。最后,解除未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全部出资股东的股东资格,应当依法召开股东会,作出股东会决议,如果章程没有特别规定,经代表二分之一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即可。

3.3.6.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股东除名权是公司为消除不履行义务的股东对公司和其他股东所产生不利影响而享有的一种法定权能,是不以征求被除名股东的意思为前提和基础的。在特定情形下,股东除名决议作出时,会涉及被除名股东可能操纵表决权的情形。故当某一股东与股东会讨论的决议事项有直接利害关系时,该股东不得就其持有的股权行使表决权。

参考案例:

辜将与北京宜科英泰工程咨询有限公司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15)三中民(商)终字第10163号】、上海万禹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宋余祥与杭州豪旭贸易有限公司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2014)沪二中民四(商)终字第1261号】

3.4 涉及公司自治事项的股东会决议,不宜认定为无效股东会决议。

本属于公司股东的自治内容,只有在决议违反法律法规的情形下,方应受司法的规制。

3.4.1 涉及股东权益的公司内部管理范畴的事项,比如,董事、监事人员选聘、梳理公司账目、核查财务人员职务侵占情况、经营地址迁移、股东间转让股权、公司债权债务处理、清算组组成人员的确定及工作安排等可以由公司章程予以规范、调整的事项,法院/仲裁机构倾向于只对案件采取形式审查,一般认为该股东会决议有效。公司的运作需要董事或者股东作出决议,基于商人是商事组织利益的最佳判断者,法院/仲裁机构不审查股东会所作决议的效力,或者认为这一类型的决议是有效的。

3.4.2 不涉及股东权益的公司内部事务,法院倾向于认为股东会决议有效。法院/仲裁机构在裁判中区别事实问题与法律问题,对于不涉及价值判断的当事人之间的争议,比如股东未在股东会决议和公司章程上签字,以公司名义制作发布的文件的有效性,或者公司的印章由谁保管等问题,通常贯彻不予干涉原则,倾向于认为股东会决议有效。

参考案例:

张伟与北京瑞邦安信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5)二中民(商)终字第10090号】、王泓诉上海宏泰典当有限公司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4)沪一中民四(商)终字第1403号】、安小杰与北京杰明照明有限公司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5)二中民(商)终字第02716号】

3.5 确认决议无效没有诉讼时效的限制,此点不同于决议撤销诉讼。

3.5.1依据《公司法》第二十二条规定,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股东可以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对此,应当注意该六十日的起算点为“自决议作出之日”,实务中很多案件提起决议效力确认之诉是由于错过了提起撤销之诉的时间,因而转向起诉决议无效确认之诉的。但最终的结果是,又因所诉请求属于撤销之诉内容而败诉。

3.5.2从民法理论来讲,确认决议无效属于形成权,在法律上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撤销之诉属于请求权之诉,应当受到诉讼时效的限制。因此,确认无效之诉中,诉讼时效不是一个有效的抗辩理由。

参考案例:

陆金兰等诉陆真平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5)沪一中民四(商)终字第1786号】

四、公司决议撤销纠纷

4.1 决议撤销纠纷数据分析

截至2016年6月30日止,无讼案例数据库显示:公司决议撤销纠纷案例889个;其中,2013年、2014年、2015年三个完整年度案件数量分别为97个、287个、297个,呈现出稳定增长的趋势;按审理程序,一审案件506个、二审案件343个,考虑调解与撤诉因素,高比例的上诉率说明了问题的复杂程度。

另外,从争议的焦点问题看,针对召集程序、60日起诉期限的诉讼偏多,但更多呈现出问题分散的特点:即召集、通知、主持、决议、管辖等与公司决议程序有关的任何一个点都有可能发生纠纷。

4.2主要法律规定总结

4.2.1《公司法》三十九条至四十三条,按照事情发生的先后顺序,就提议、召集、通知、表决的相关内容作出规定。具体如下:

序号

条款

关注点

内 容

备 注

1

39条

提议权

股东会会议分为定期会议和临时会议。

定期会议应当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按时召开。代表十分之一以上表决权的股东,三分之一以上的董事,监事会或者不设监事会的公司的监事提议召开临时会议的,应当召开临时会议。

明确了可以提议召开临时董事会的主体。注意,符合上述标准的主体提议,应当召开。

2

40条

召集权

主持权

有限责任公司设立董事会的,股东会会议由董事会召集,董事长主持;董事长不能履行职务或者不履行职务的,由副董事长主持;副董事长不能履行职务或者不履行职务的,由半数以上董事共同推举一名董事主持。
有限责任公司不设董事会的,股东会会议由执行董事召集和主持。
董事会或者执行董事不能履行或者不履行召集股东会会议职责的,由监事会或者不设监事会的公司的监事召集和主持;监事会或者监事不召集和主持的,代表十分之一以上表决权的股东可以自行召集和主持。

董事会(执行董事)-监事会(监事)-1/10表决权股东的先后顺序要遵守。

3

41条

通知方式

召开股东会会议,应当于会议召开十五日前通知全体股东;但是,公司章程另有规定或者全体股东另有约定的除外。
股东会应当对所议事项的决定作成会议记录,出席会议的股东应当在会议记录上签名。

注意,明确公司章程可自主约定。

4

42条

表决权确定

股东会会议由股东按照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但是,公司章程另有规定的除外。

注意,明确公司章程可自主约定。

5

43条

表决方式

股东会的议事方式和表决程序,除本法有规定的外,由公司章程规定。
股东会会议作出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的决议,以及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的决议,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

强制性规定之外,可由章程自主约定。

4.2.2《公司法》第四十七条、四十八条对董事会会议的召集、主持和表决方式作出规定。具体如下:

序号

条 款

关注点

内 容

备 注

1

47条

召集和主持

董事会会议由董事长召集和主持;董事长不能履行职务或者不履行职务的,由副董事长召集和主持;副董事长不能履行职务或者不履行职务的,由半数以上董事共同推举一名董事召集和主持。

2

48条

表决方式

董事会的议事方式和表决程序,除本法有规定的外,由公司章程规定。
董事会应当对所议事项的决定作成会议记录,出席会议的董事应当在会议记录上签名。
董事会决议的表决,实行一人一票。

注意,明确公司章程的自主约定权。同时,一人一票的强制规定。

4.2.3《公司法》第二十二条,区分了“公司决议确认无效纠纷”与“公司决议撤销纠纷”两个案由各自的适用情形。决议的内容违反法律规定,应提起公司决议确认无效纠纷;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应提起公司决议撤销纠纷。特别注意,提起公司决议撤销纠纷的,应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

4.2.4 关于公司决议撤销纠纷诉讼管辖地的确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二条规定:

因股东名册记载、请求变更公司登记、股东知情权、公司决议、公司合并、公司分立、公司减资、公司增资等纠纷提起的诉讼,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六条规定确定管辖。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六条规定:

因公司设立、确认股东资格、分配利润、解散等纠纷提起的诉讼,由公司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4.3 公司决议撤销纠纷常见问题与裁判观点总结

4.3.1 提议召开临时股东会的主体和合理时间

根据《公司法》第三十九条规定,代表十分之一以上表决权的股东、三分之一以上的董事、监事会或者不设监事会的公司的监事,有权提议召开临时股东会。就提议主体而言,如果公司设监事会则应注意提议主体应为监事会这个组织而不能是监事个人,如以监事个人名义则应为全体监事共同提议。

上述适格主体在提议召开临时股东会时,应该给召集主体多长的准备时间,如“强行要求自接到提议之日起两日内召开临时股东会,如果没有及时召开则推定该召集主体不履行召集职责”是否符合法律规定。对此,法律没有规定具体时间,司法实践确定的原则为“合理时间”,具体要根据股东人数的多少、地域、事务繁忙程度等情形具体确定,如难以证明确定因素可参照《公司法》第四十一条中15日的规定。

参考案例:

上诉人阮崇柳与被上诉人宁德龙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尤维坤、黄华堂、林萍公司决议撤销纠纷二审判决书 (2015)宁民终字第565号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4.3.2 股东会会议的召集程序

4.3.2.1 《公司法》第四十条就股东会召集程序作出了明确的规定,应严格按照董事会(执行董事)、监事会(监事)、十分之一以上表决权股东的先后顺序履行召集职责,只有在有证据证明前位召集主体不履行或者不能履行召集职责的情况下,可以适用后位召集主体。否则,在有股东未参加会议或者明确提出异议的情况下,所形成股东会决议将面临被撤销风险。

考虑到董事会、监事会和股东的职能分工不同,规定上述召集顺序完全是从尊重股东权益和兼顾办事效率的角度出发,不同的召集主体代表不同的股东利益也体现公司的不同状况。因此,应该严格按照上述规定行事。

参考案例:

陈晓娟与丰都县国成运输有限公司公司决议撤销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6)渝0230民初799号 丰都县人民法院

4.3.2.2 《公司法》第四十条同时就股东会会议的主持顺序作出了明确的规定,同样,因不同的主持人代表不同的利益主体,不同的人主持可能造成不同的决议结果。因此,严格按照法律规定顺序确定会议主持人,在前位主持人不履行或者不能履行职责的情况下起用后位主持人,且应该就此流程保存证据。当然,如果全体股东均参加会议且未当场提出异议的,可视为该程序瑕疵被救济。

参考案例:

亚太迪趣(上海)投资有限公司与上海景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肥富邦置业有限公司等公司决议撤销纠纷案(二审程序) (2016)沪02民终4436号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4.3.2.3 实践当中经常存在股东会参加人员与董事会人员完全重合的情况,在此情形下,存在较多省去董事会召集程序、直接召开股东会的案例,在有股东未能参加会议的情况下,存在因召集程序瑕疵而被撤销的法律风险。另外,应严格区分董事会召集与董事个人召集或者董事长召集的不同。

参考案例:

亚太迪趣(上海)投资有限公司与上海景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肥富邦置业有限公司等公司决议撤销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6)沪02民终4436号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4.3.3股东会会议的通知时间

《公司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召开股东会会议,应当于会议召开十五日前通知全体股东;但是,公司章程另有规定或者全体股东另有约定的除外。当然,在公司章程没有特别规定的情况下,应该遵守上述15日的通知要求。需要注意的是:

4.3.3.1 如果没有严格按照提前15日的规定通知,是否必然导致股东会会议的程序瑕疵。司法实践中,如果该通知时间的变通没有影响到股东参加会议的权利行使,则可以认为程序瑕疵被救济。

参考案例:

杨树林与国信新城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公司决议撤销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6)沪02民终940号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4.3.3.2 关于15日的起算点问题,按照通知的发出时间还是送达时间。理论上,严格按照41条“应当于会议召开十五日前通知全体股东”的字面理解,应为发出时间而非送达时间。实践中,有判例支持通知发出时间作为起算点。

参考案例:

黄善国与界首市金地置业有限公司公司决议撤销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5)阜民二终字第00226号 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4.3.4股东会会议的通知内容

《公司法》第四十一条仅就通知时间作出了15日的建议性规定。除此之外,并未就通知的具体内容、方式等作出规定。同时,明确公司章程可就此问题自主约定。因此,在公司章程没有明确约定的情况下,以会议通知内容存在瑕疵为由主张撤销决议的,将无法得到法律的支持。

就此问题,司法实践中较普遍存在的争议内容为:召开会议的通知没有明确具体议题;召开会议通知所记载议题与实际审议议题范围不一致;召开会议通知未以书面或者纸质形式送达,而是通过短信、微信、Email、口头通知等方式;召开会议通知未就审议议题附送相关资料等。

其中,就通知所记载议题与实际审议议题范围不一致的问题,如果与会股东就此提出异议且认为因议题发生变化需要延长准备时间的,会被认为是合理要求。除此之外,除非公司章程有明确规定,否则,上述主张均会以没有法律依据由而不被支持。

参考案例:

宁波太平洋包装带有限公司与浙江中金铝业有限公司公司决议撤销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5)甬慈商初字第2688号 慈溪市人民法院

4.3.5公司决议的内容

根据《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公司决议撤销纠纷案由里的“公司决议”包括股东会决议和董事会决议。同时,如果实为上述有关决议但被命名为“会议纪要”、“备忘录”等其他名称,则仍应适用公司决议撤销纠纷的案由。但是,在公司清算过程中,就清算事项所做决议不适用本案由。

4.3.5.1 关于需要绝对多数表决通过的“重大事项”的定义。

《公司法》第四十三条规定,股东会的议事方式和表决程序,除本法有规定的外,由公司章程规定。股东会会议作出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的决议,以及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的决议,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

根据该条规定,“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的决议,以及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属于必须经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的重大事项。实际上,就某些具体公司而言,除上述法定重大事项外,客观存在其他“重大事项”。

例如,A公司本身无任何经营事项,其主要营业活动均在唯一的分公司进行。就分公司的解散和清算事项,是否属于上述法定重大事项,容易引发不同观点。因此,在法律明确规定公司章程可以自主约定的情况下,建议根据公司具体情况就需要绝对多数通过的重大事项作出具体定义。

参考案例:

广州酒家集团(沈阳)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辽宁丽阳国际饭店有限责任公司公司决议撤销纠纷民事判决书(2016)辽01民终206号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4.3.5.2公司决议的内容超出规定职权范围的问题。

《公司法》第三十七条和第四十六条分别就股东会职权和董事会职权具体列举了十项内容,且均认可公司章程就其他职权的自主规定。

对此,实践中经常存在两类问题:

第一、决议内容不仅超出《公司法》和公司章程规定的职权范围,甚至超出法律认可的公司股东或者董事的应尽义务,例如,以公司股东会决议的方式确定某位股东对公司的强制借款义务,此类决议内容因违反法律规定而无效,适用“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

第二、公司章程就股东会职权范围和董事会职权范围作出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决议内容违反上述规定,比如:股东会就董事会职权范围内的有关事项作出决议,或者董事会就股东会职权范围内的有关事项作出决议,均属于因违反公司章程内容而应予撤销的情形。

4.3.6董事会会议的议事方式和表决程序

《公司法》第四十八条规定,董事会的议事方式和表决程序,除本法有规定的外,由公司章程规定。董事会应当对所议事项的决定作成会议记录,出席会议的董事应当在会议记录上签名。董事会决议的表决,实行一人一票。因此,关于董事会议的议事方式和表决程序,除“一人一票”这一强制性法律规定外,没有其他明确的法律规定。建议公司章程结合公司具体情况作出针对性规定,如会议的通知时间、出席人数达到多少可以召开会议、重大事项的表决比例等问题,否则,容易造成无法可依的混乱局面。

参考案例:

薛小艳与西安普迈项目管理有限公司公司决议撤销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5)西中民四终字第00370号 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4.3.7关于公司决议撤销纠纷的60日起诉期限的问题

《公司法》第二十二条规定,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股东可以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实践当中,不知多少股东因此60日起诉期限之规定而遗憾终生,不知多少存在诸多瑕疵、本来能被撤销的“不良”决议因此60日起诉期限之规定而“幸免于难”。

根据无讼案例就本案由提供的2016年(截至2016年6月30日)74个案例,有12个与该60日起诉期限问题相关,比例高达16%。《公司法》之所以确定该60日起诉期限,无非是为了确保公司的决议效率和因此引发后续行为的稳定和安全。同时,督促股东和董事们积极行使应有权利。

4.3.7.1 关于该60日的起算点问题,法律明确规定为“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实践中存在大量以不知道决议作出为由主张应以“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之日”作为起算点的情况,理论上,个人认为显然不符合《公司法》第二十二条“自决议作出之日起”的明确规定。

实践中,本文参照无讼案例数据显示:自2016年以来,各法院均持应以决议作出之日为起算点的一致观点,虽然,2015年部分案例支持了以“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之日”作为起算点的诉请。

4.3.7.2 不适用60日起诉期限的例外情形。根据《公司法》第二十二条“自决议作出之日起”的规定,对“自决议作出”几个字的正确的字面理解为,只有客观上有决议形成的情况下才适用60日起诉期限。

理论上,规定60日起诉期限是为了兼顾公司经营的效率与公平,同时保证后续系列行为或者交易的安全与稳定。因此,如存在某个别股东自行单方出具所谓“决议”的情形,则在司法实践中,不认为客观上的公司决议已经作出,自然也就不适用60起诉期限的规定。

参考案例:

三亚保力房地产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宝恒投资有限公司与三亚保力房地产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宝恒投资有限公司公司决议撤销纠纷申请再审案 案号:(2016)最高法民申300号 审理法院:最高人民法院

4.3.8关于公司决议撤销纠纷的管辖权及诉讼主体的问题

公司决议撤销纠纷的案件,在司法实践中也多存在因管辖问题、被告主体不适格问题而被驳回起诉的情形。

首先,如上文所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六条规定,公司决议撤销纠纷由公司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其次,因公司决议的作出主体为公司而非股东或者董事个人,公司决议撤销纠纷的适格被告为公司,同时可列相关股东或者董事为第三人。

五、公司决议法律风险提示

5.1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常见问题提示

5.1.1超越法定职权作出的股东会决议无效

5.1.2 违法修改公司章程条款的股东会决议无效

5.1.3违法向股东分配利润、福利的股东会决议无效

5.1.4滥用资本多数决原则的股东会决议无效

5.1.5除名股东决议仅适用该股东未出资和抽逃全部出资的情形

5.1.6涉及公司自治事项的股东会决议不宜被认定为无效

5.1.7确认公司决议效力纠纷不适用60日的起诉期限

5.1.8对具体股东股权的转让、回购必须经该股东的同意(事前同意、事后追认均可)

5.1.9少数服从多数的基本多数决要求股东撤回部分出资、减少持股比例擅自增资、损害小股东的利益、违反同股同权原则的股东会决议无效

5.2公司决议撤销纠纷常见法律风险提示表

序号

类别

公司法规定

公司章程规定

备注

1

股东会

提议程序

有权提议主体

代表1/10以上表决权的股东

不建议自治

如需留存证据

1、书面提议

2、公证送达

1/3以上董事

不建议自治

监事会或者不设监事会监事

不建议自治

2

股东会

召集程序

召集

主体

A董事会(执行董事)

不建议自治

严格遵照A-B-C先后顺序

B监事会(监事)

C代表1/10以上表决权的股东

3

主持

主体

A董事长-副董事长-董事

不建议自治

严格遵照A-B-C先后顺序

B监事

C代表1/10以上表决权的股东

4

股东会

通知程序

A提前十五日、发出日起算

可自治

如需留存证据

1、书面通知

2、公证送达

B对具体通知方式没有规定

5

股东会

决议程序

按照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

可自治

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的决议,以及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的决议,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

建议结合公司情况在法定三分之二以上表决事项基础上增加。

6

董事会

召集程序

董事长-副董事长-董事

前位不能后位召集和主持

不建议自治

7

董事会

决议程序

一人一票

建议自治

就召集方式、表决方式具体规定

8

60日起诉期限

决议作出之日起算

不以知道为前提

以决议客观上作出为前提

说明:

1、如欲对表中“不建议自治”项进行自治,需谨慎取得相关权利主体一致确认、同时考虑《公司法》立法精神。建议经专业人员审核。

2、表中“建议自治”、“可自治”项具体内容明确后,可将具体内容填充本表。

3、请在详细阅读本文第4.3部分内容的基础上使用本表格。

结语

综上,总结归纳公司决议纠纷诉讼的常见问题和司法裁判主流观点如是。本文虽尽量追求但客观上并未可能全面体现该领域纠纷的所有情形,特此明确。尽管如此,仍然希望本文在其已经明确的具体内容的范围内尽可能多的帮助有需要的朋友成功防范法律风险。同时,以防范法律风险、规范公司决议行为为出发点,我们制作了涉及公司决议程序和内容的整套法律文本,供大家参考使用。

全套文本按【决议程序】与【各式决议】区分为两套。

1、【决议程序】购买链接 http://fatianshi.cn/F36835

2、【各式决议】购买链接 http://fatianshi.cn/F36505

有帮助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林律师:
点这里给我发消息

陈律师:
点这里给我发消息

商务客服:
点这里给我发消息

服务时间:
9:00-18:00(工作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