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设立治理 > 公司治理

公司股东会决议撤销权行使的期间起算问题?

 
时间:2016-09-12 19:07:28  来源:中国案例报告  作者:姜丽丽
 
摘要:公司股东会决议撤销权的行使,是从公司股东会决议作出之日起计算还是从股东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决议作出之日起计算?
    疑难问题

公司股东会决议撤销权的行使,是从公司股东会决议作出之日起计算还是从股东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决议作出之日起计算?

难点解析

公司法规定了股东对瑕疵股东会决议的撤销权及行使该撤销权的除斥期间为六十天,且自公司决议作出之日起算。然而,实践中,在公司股东不知晓召开公司股东会的情况下,其行使撤销权的期间应自何时起算?

审理思路及考量因素
(一)审理思路一
公司决议撤销权属形成权,其除斥期间应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算。在公司股东会的召开不为股东知晓的情况下,股东会决议撤销权的行使应自股东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决议形成之日起算。

【山东】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上诉人(原审原告)兰廷芹与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烟台陆合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公司决议撤销纠纷一案【(2015)烟商二终字第194号】中认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股东会或股东大会、董事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股东可以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

该法规定了股东的撤销权以及行使撤销权的除斥期间。除斥期间的起算时间应自当事人知道或应当知道其权利受到侵害时起计算。

2012年2月22日股东会决议作出后,并未立即送达给上诉人兰廷芹,但在2013年9月29日工商部门组织听证期间被上诉人兰廷芹提供了该股东会决议,上诉人兰廷芹对该股东会决议进行了质证,已经明知该股东会决议内容,应当知道其权利受到侵害的事实,故除斥期间应从2013年9月29日开始计算。

本案上诉人兰廷芹于2013年12月13日起诉主张撤销权已超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的六十日除斥期间,上诉人兰廷芹未在法定期间行使撤销权,其撤销权消灭。

【江苏】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在原告尹丽苹与被告徐州建筑工程机械有限公司股东会决议撤销纠纷一案【(2014)鼓商初字第0152号】中认为:股东会决议作出应当由全体股东就审议事项表决,而不是由部分股东表决即可完成。

案涉股东会决议显然未经包括原告在内的全体股东表决,不应当认为是法律意义上的作出。原告于2013年12月3日知悉股东会决议,并对决议内容有异议,同年12月18日其向本院提起诉讼,没有超过法律规定的起诉期限。

【考量因素】

确定上述审理思路的考量因素有以下几点:

首先,按照除斥期理论,解除权的行使应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解除事由之日起计算,并且除斥期为不变期间,目的是为了督促权利人及时行使权利,维护交易安全。

其次,具体到公司股东会决议的解除权,公司法规定股东应自公司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行使,但是该规定无法涵盖股东对公司会议召开并不知情的情形。待股东知晓可撤销事由,可能期间已过,撤销权消灭,股东权利受损。因此,有必要根据除斥期理论将撤销公司决议的起算点精确到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公司决议作出之日,以平衡保障股东权利和督促股东及时行使权利这两种价值取向。

最后,公司决议解除权的行使系建立在会议召开的基础上,对应的是程序上的瑕疵。如果会议并未真实召开,此时股东以未接到会议通知、不知晓会议召开为由,要求撤销公司决议,法院应释明变更诉请为公司决议无效而非可撤销。

(二)审理思路二
股东会决议撤销权行使期间自股东会决议作出之日起算,不考虑股东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主观因素。

【浙江】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上诉人(原审原告)何某某与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搏胜公司决议撤销纠纷【(2014)浙绍商终字第544号】二审民事裁定书认为:临时股东会决议载明的日期为2013年8月27日,而上诉人何某某于2013年12月5日起诉要求撤销2013年8月27日临时股东会决议,超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的“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的期限。

上诉人主张该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决议作出之日起起算没有相应的法律依据,其也未能举证证明临时股东会决议形成于2013年8月27日之后。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贵州】贵州省遵义市红花岗区人民法院在原告雷某某与被告志得公司公司决议撤销纠纷一案【(2014)红民商初字第59号】一审裁定书中认为:对股东会决议的撤销权的起算点是决议作出之日,该六十日期间是不可变法定期间,区别于诉讼时效,不适用诉讼时效关于中止、中断、延长的规定,无须对股东知道与否或应当知道与否的主观状态进行考量,期间届满,诉权即消灭。原告于2013年12月17日提起诉讼,对被告2013年8月1日作出的《关于暂停公司股东股份变更的办公会议》提出的撤销事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一)》第三条“原告以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第七十四条第二款规定事由,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时,超过规定期限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之规定,原告应在该办公会议作出之日起60日内起诉,原告于2013年12月17日提起诉讼已经超过了法律规定的期限,故对原告的起诉应不予受理。

【考量因素】

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股东可以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因此,对股东会决议的撤销权的起算点是决议作出之日,该六十日期间是不可变法定期间,区别于诉讼时效,不适用诉讼时效关于中止、中断、延长的规定,无须对股东知道与否或应当知道与否的主观状态进行考量,期间届满,诉权即消灭。

(三)审理思路三
因股东会决议需要全体股东表决,未经过原告表决意味着股东会决议尚未完成,故应限定股东会决议作出之日不早于原告知晓或者收到决议之日。

【江苏】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上诉人苏某某 、朱某某(一审原告)因与被上诉人意创公司(一审被告)股东会决议撤销纠纷一案【(2014)徐商终字第170号】二审裁定书中认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股东可以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

故股东请求撤销股东会决议时限的起算点应当为决议作出之日。股东会决议的作出,则须以完成股东会就审议事项的表决程序为前提,决议未经表决则应当认为未作出决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对股东会审议事项,股东可以书面形式直接作出决定,并由全体股东在决定文件上签名、盖章。

2011年1月19日,被上诉人意创公司向二上诉人邮寄了仅有被上诉人股东陈孟伯、陈舸、张丽三人签字股东会决议,该行为应当视为被上诉人意创公司对股东会表决方式采取书面方式进行表决而作出股东会决议。通过书面表决方式对审议事项进行表决,应当以最后一位股东知悉决议内容为股东会决议作出之日。被上诉人于2011年1月21日向上诉人发送股东会决议,上诉人也只能在收到后方能行使表决权,完成表决程序,故本案诉争股东会决议最早的作出时间不会早于2011年1月21日。

而一审法院以被上诉人股东陈孟伯、陈舸、张丽三人签字时间2011年1月19日为股东会决议作出之日,为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上诉人于2011年3月22日起诉至人民法院,并未超出法律规定的60日的起诉期限。

【山东】山东省潍坊市寒亭区人民法院在原告王某某与被告凯越公司股东会决议撤销纠纷一案【(2014)寒商初字第382号】中认为:

1、案涉股东会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公司法规定。2014年4月23日,被告召开股东会,但无有力证据证明通知了原告,而只有杨广英、孙卫国、张义强三位股东出席会议并签字,应认定原告对本次股东会并不知情,且被告没有将股东决议交给原告,原告无法对就审议事项进行表决。

2、原告的起诉没有超过法律规定的起诉期限。公司法规定,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股东可以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

据此,股东请求撤销股东会决议的起算点应当为决议作出之日。股东会决议应当由全体股东就审议事项表决,而不是由部分股东表决即可完成。涉案股东会决议显然未经包括原告在内的全体股东表决,不符合公司法和公司章程的规定。原告于2014年6月20日向本院提起诉讼,并未超过法律规定的起诉期限。

【考量因素】

股东会决议应当由全体股东就审议事项进行表决,除非股东自愿放弃股东会表决权。因此,股东会决议的作出,须以完成股东会审议事项的表决程序为前提,决议未经表决则应当认为未作出决议或决议未完成。故而,未经原告股东表决的股东会决议尚未完成,股东会决议作出之日不应早于原告知晓或者收到决议之日。

有帮助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林律师:
点这里给我发消息

陈律师:
点这里给我发消息

商务客服:
点这里给我发消息

服务时间:
9:00-18:00(工作日)